您的当前位置:VR乐趣网 > 产业动态 > 正文

VR产业泡沫初现 虚拟现实公司身价暴涨

2016-04-14 来源:VR乐趣网整理作者:少年 评论

随着国外多家公司2016年纷纷发布消费级的VR产品,行业内传言的VR元年就这样到了。去年底至今年初,国内二级市场先对VR进行了一轮炒作,其活跃程度远远超过了行业本身。

在股权投资市场,行业乱象也开始出现,同样一家内容制作的公司,估值从年前的4000万,一下变成1.5亿。年前看好的项目,如果没有投资,年后就一定会涨价。为了拿到项目,投资方只得抬高价钱。一时间,选择权从投资人手里,变到创业公司手里。“简直疯了。”一位长期关注VR行业的投资人多次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感叹。

“现在不投,等明年就来不及了”

年后价格的上涨与上市公司的进入有关。“上市公司的估值体系和创业公司完全不同。二级市场的炒作,在年后有了快速的发酵,好的项目价格瞬间高出很多。”和君资本VR基金和合伙人安乐说

因此,对于华闻而言,在资本爆发前,以2000万投资了兰亭数字是一个正确的决定。“如果是今年5月投,怎么也得5到6亿。”他说。

去年5月,牛思远第一次接触兰亭数字。当时,华闻已经基本完成了乐相、3Glasses两个硬件的投资,此时的他已经深刻地意识到内容的重要,找到合适的内容非常紧迫。

由于看好兰亭数字的团队,有“赌一把”的成分在,牛思远决定投资这家公司。

但他受到了投委会的质疑,当时国内对VR缺乏了解,大家不明白投资内容的意义何在。于是,在第一次清查后被否定了。

牛思远清楚内容市场的爆发很快就会来。他太需要好的内容了,于是坚持做了第二次清查,并在足够的行业调研后,说服了投委会。

在投资金额上,双方进行了大约一周的“砍价”。兰亭数字报出2500万的期望值,华闻的心理价位是2000万。一开始双方都不让步,在长达一周的电话往来后,牛思远表现出了一些不耐烦。

“你们是做内容的,又不是专门做融资,拿到钱赶紧做事啊,不要停在这个环节上。”牛思远这样告诉兰亭市场总监。

但他马上补充说,“如果是现在,绝对不可能跟一家做内容的公司这样说话,更别提砍价了,现在是想都不要想的事情。”

安乐投资的第一个项目是乐客VR。乐客VR通过线下体验店获取现金流,实现变现,同时也是很好的线下渠道。这个项目,让安乐看到了VR的投资回报率。如今乐客估值三亿,“如果是今年投,价格肯定要翻倍了。”但同时,他更清楚的是“现在不投,等到明年再投,就来不及了”。

“不懂”的投资人

更严重的问题是,年后进入的资本中,有上市公司、投资机构等。这其中,大多数新进入者并不了解VR。

“很多投资人来我这说,其实我就想来试试你这套设备,体验一下。”一位VR创业公司创始人对此感到无奈,但不得不去做市场的普及工作。

一家业内估值颇高的公司创始人私下发飙,“我没有教育世界的义务!不约!”

市场的真实现状是,创业市场鱼目混杂,如何判断项目的好坏,是考验投资人的第一步。

且在这样的投资环境下,一批公司获得了短期生存的机会。业内有一种说法称,2014年底出现了一大批硬件创业公司,很多在去年死掉,或快要活不下去。

活不下去的直接原因是现金流断裂,根本原因却是产品太差,技术不到位。据记者了解,不少小公司的VR设备根本不具备技术含量,其中,以移动端VR(手机盒子)最为明显。

移动端VR作为轻量化的硬件设备,以三星GearVR为代表。为了GearVR,三星优化了手机操作系统,硬件本身包含触摸板、独立的朝向传感器等多个核心零部件。但这款相对成熟的移动设备,只能与三星手机适配使用。

这给了国内硬件公司机会。焰火工坊创始人娄池没有掩饰对Gear的“抄袭”,在他看来,即使真的要去抄,也要认真地学习,解析原代码、研究核心配件,将其精华部分全部学为己用,以做出更好的产品。

但在娄池看来,虽然焰火并不是以硬件为主,却比国内大多硬件从业者学习更到位,国内像他这样的跟随者并不多,大都是劣质的抄袭。“说实话,早期很多把VR当成一种跟创意厨房、创意小摆件那种难度差不多的东西,所以特别容易多人做,本质就是纯塑料家居镜片。但当时觉得概念好,做众筹,其实真正有技术含量的公司比较少。”娄池告诉记者。

打开淘宝,搜索VR镜片,价格从3元到几十元不等,按照最低廉的制作方法,与cardboard类纸壳子几乎一模一样。然而由于大多数人的不了解,这类产品包装一下也可以打出VR的旗号。

“他们第一波卖不出去,更别说后面的变现了,因为盈利模式肯定是死的。我相信还是以技术说话,有技术、专利的,才有可能获得一些好的机会。”蚁视VR创始人覃政说。

虽然这类企业一定经不住时间考验,可短期内拿到钱还是有可能的。“现在拿到钱的VR团队非常多,稍微靠谱点的团队,都有机会争取到投资。”一位投资了VR的投资人告诉记者。

作为蚁视的投资方,中技华软知识产权基金管理公司方银河甚至不在乎蚁视的产品是否完美。“现阶段不可能有完美的产品,但蚁视已经在国内硬件中处于领先地位,我认可这个团队,他的技术路线是正确的,脚踏实地研发,我看好的是未来。”

对于年后进入市场的投资人而言,最真实的声音是,已经错过了2015年投资硬件的最好机会,现在如果再不去投内容和平台,VR市场就没有自家的份了。

这带来的结果是投资价格的上涨和估值的翻倍。在互相的作用力下,价格被炒起来了,成本也变高了。“不投就会失去机会,遇到好的项目,提价也要投。”一位投资人告诉记者。

投后管理是另一个重要话题。一位上市公司的投资总监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如果项目靠谱,投后管理远比投资本身更加有意义。

由于市场还处在早期,行业规则和发展方向并不确定,好的投后管理是可以将行业发展按照自己公司的需求制定的,包括方向性决策、资源对接、竞争环境等投后管理,比当初的投资决定更加能带来收益。

“泡沫已经很严重了,这轮泡沫我们预计会在2017年结束,行业会冷却下来。”上述投资总监说。